《怪物的孩子》國語版雜感



聽聲友說國語版男主角長大後是咱們教主配音,我就直接衝去電影院報到了(抹臉)

真的是教主!!!教主的九太好帥好酷啊啊啊啊啊(瘋狂亂滾)
 
哭哭的教主也好帥啊啊啊啊(跳針)
最後主角不但得了一把九十九神化身而成的心劍,還聽到黑化的鐵城哥(一郎彥)和教主對決,說什麼都值得了!!!
於是我就在椅子上足足打滾一小時(←)

滾完了還是要來簡單記錄一下觀後心得。





一、動畫觀後雜感

綜觀全片描寫最多的主題,一是對於教育的探討,二是關於自我的認同。兩項主題隱然的共通點,是親情。

教育的探討就是熊徹和九太一來一往的互動過程。

熊徹在這段過程中得到了遠大教學內容的反饋。九太就像一面鏡子,映照出他的言行舉止;九太又遠不止於一面鏡子,而是一個有心智且善於思考的孩子,懂得以其人之道還治人之身,也能清晰明確指出熊徹不合理的地方。教育者自身的不足與發展性,對於教育成果的影響,在這部作品裡是聚焦點之一。正視受教者自為發展的靈性、教育者在教學同時亦是不斷學習的受教者,是頗有意思的切入角度。
 
可惜的是,熊徹的自我改變與性格發展,劇中描寫得非常破碎。這個角色整體戲份是呈現零散狀態的,導致有關教育的獨特切入點,發揮得並不切實。儘管熊徹後期在劇中明言他視九太如子,但表達關愛的方式和思維始終沒有針對應改進之處有所改進。這對師徒關係有許多環節還須倚靠熊徹的大老婆與二老婆兩位老友從旁圓潤,才得以朝向良性延續。最後成功突顯出來的,反倒是九太擁有強烈的自主性和上進心,以及優於熊徹的社交技能,這些特質彌足珍貴。


自我的認同則呈現在九太的身分與成長經歷。

九太是出自問題家庭的問題孩童,單純想要變強而跟隨熊徹,從此成為被怪物養大的人類孩子。這種設定表面上重彈人類與妖怪分界的老調,實則不然,整個故事對種族之分幾乎沒有著墨,九太並不曾去意識到怪物與人類的分野。(倒是劇中的獸人族群會自稱「怪物」相當奇怪。)

說起來令九太真正感到矛盾的,是他心中的父親角色被其他人給填補了。九太並沒有狠絕地斷棄原先父子關係,也沒有認定熊徹是自己的父親,但是這兩個角色同時存在,還形成他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領域,確實造成他的困惑,並引發對自我認知的質疑。

 
本作解決九太問題的方針,是安排一位他生命中的真命天女,這也意外地是全劇最好看的地方。楓的出現讓整個故事對於「強大」的定義有了不一樣的格局,最讓人欣慰的即是九太對於「強大」的認識本就不單純限於體能意義。(這裡九太對楓說出一句十分酷的台詞:「我擇師的標準可是非常嚴苛的。」)楓出自一個帶有常見偏差概念的家庭,處在一個擁有常見社會問題的學習環境,她溫和律己、果敢堅逸,並且求知若渴,她的特質深深吸引了九太,引導九太不斷提升自己的內涵。九太對於她種種付出和關切也不吝給予誠懇的回應,最後兩人修成正果。

九太與楓的因緣和相處,比起九太與熊徹的互動,還要更加堅實、動人。這部份的精彩性固然出乎意料,是莫大的驚喜,卻也造成劇情偏題的疑慮。
 
此外還有與九太帶有類似問題的人物一郎彥,正式牽引出本作多處借用的《白鯨記》暗示意象。但一郎彥在劇中的黑化突如其來,鋪陳也薄弱,人格特質帶給觀眾的印象遠遠不及其弟二郎丸深刻,淪為一個只是為了對比主角而存在的美形立牌。反而是二郎丸最初跋扈子弟的形象,隨著劇情逐漸顯現為有自身格調和擔當的二弟,與家人之間的牽絆更有意想不到的亮眼描繪。



至於奇幻要素,在本作完全不是重點,劇情也沒打算交代清楚。這部份純供視覺享受,在劇情層面的探討可以直接略過。
 
動畫演出質感相當華麗繁複,和前一作《狼的孩子雨和雪》的清簡樸素風格相較是很強烈的轉變。視覺效果特別出色的部份有開頭的炎體打鬥動作,以及後期鯨魚襲城的壯闊場面。

但這些視覺特質未能掩飾本作先天性的缺陷──劇情連貫性頗差,各階段的斷層感比前一作要更嚴重。世界觀模糊姑且不提,劇情設定量超載、探討議題又過於幅散,導致敘事節奏紊亂,氣氛醞釀亦不充分,重要角色的塑造也不如預期。
簡單總結這部動畫最好看的橋段,就是九太和楓的邂逅交往,還有百秋坊、多多良與熊徹師徒的日常相處紀實了。




二、配音聽後雜感(X)黑暗面的實例(O

台詞翻譯有大量融入臺灣網路世代的用語習性,並沒有讓人感到不適,大概是因為台詞的流暢度還勝過劇情本身。

配音陣容目前還在確認當中。
聽後感的部份暫且略過,反正最重要的花痴在一開頭就發完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國語版幕後配音名單,就只打上「熊徹:馮凱」。沒了。

馮凱導演受邀來為熊徹配音,不少觀眾事前都知情,畢竟早已登上新聞搏版面,在動畫電影領域的重配音作品更不是新鮮事。但附上名單還只寫明這一人的寫法,當真新鮮。(據聞先前上映的《小王子》配音名單也僅附上S.H.E.的配音角色......)

本作明明連片尾曲的歌詞翻譯都逐句嵌進去了,後製單位沒道理不能附上包含其他專業配音人員的完整名單。
只標明一個角色的配音者,還是基於對方特別來賓的身分而為之,這種作法非常不尊重其他配音人員與後製人員,幾乎可以視為公然歧視了。
看完幕後名單的我,深感胸口的黑洞比九太和一郎彥還要巨大......


 ※2016/7/17後記:經與配音陣容當事人確認,較明確的配音名單終於出爐了(連結將前往台灣配音維基專頁)。



6 則留言:

  1. 台灣完全不尊重
    只想到強大卡司可以吸錢

    回覆刪除
  2. 世界觀其實不是不明確,有看過少年PI的應該能看懂我下面要說什麼:D

    一個小時候失去雙親迷失自我的孩子逃了家
    被一個名叫熊徹的廢柴師傅養大
    突然有一天不小心回到了似曾相識的家鄉
    遇到了真命天女 讓他找回了自我 重新想要找回失去的8年時光
    並且立定了志向 也能夠掌握用自己的初衷來判斷事情
    一直掙扎著自己的過去與未來之際,某天回到師傅家,人事已不在
    瞬間的情感蜂湧而出,才感覺到填補他人生空虛的人就是這個廢柴師傅,一直把他當親兒子看待
    後悔沒能為他做點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
    面對現實,"重新出發"

    以上是版本的故事是依據劇中攝影機看不到的畫面砍掉之後剩下的東西
    "在只有我能去的世界裡"
    "一件事情的終結 又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始"
    "一直追尋的事物 一直期望的東西 都漸漸變得模糊了起來 永遠無法逃離這個循環"
    回到現實 "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這是爸爸的台詞

    如果不喜歡這個一兩分鐘能看完的故事,你會更喜歡你"看到"的版本~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有沒有發覺得這篇留言裡能闡述得很清晰的部份,都是關於主角如何自處以及從中成長呢(笑)
      說到底本片就就是用人類世界和妖怪世界來影射屬於主角的兩種歧異歸宿。
      世界觀的部份依然是不明確的。可以說因為它不是本片重點而隱匿化了許多基礎要素,不過隱匿得不太漂亮就是了。

      其實這篇留言裡最讓人看不懂的就是提到少年PI的部份?大概是我們看的少年PI不太一樣吧XD

      刪除
    2. 少年PI的經典,就是我回文的最後一句@@
      "是老虎把動物吃了呢,還是屠夫把僅存的船員都殺了"
      "你喜歡哪一個版本"
      ---以上兩句都是PI的台詞---

      因為劇中劇本選擇了把妖怪世界隱藏起來屬於自然而不是妖力
      最後放在心中讓他沉靜,那這個只有我能去的世界,到底存不存在呢

      所以說我講了個很爛無趣又符合內容的故事,但毫無疑問我比較喜歡我們看到的版本@@
      這就是為什麼後面的分鏡這麼跳脫
      因為這片給了很多遐想空間

      而少年PI的反喻是指
      我更喜歡導演演繹出來的這個劇本:D

      刪除
    3. 咱們視角中的少年PI真的是不一樣的東西,所以容我跳脫少年PI的類比吧XD"
      我的重點並不在世界觀不明確,而是在本片沒能讓這股不明確更加自在地呈現出來,以至於它無法激發我去進行無盡遐想的念頭。
      個人仍然認為這個故事處理最好的,就是對主角的描寫,很多零碎散落的要素是由這名主角具體、穩固、鮮明的心性給串連起來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