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DAM Unicorn》OVA 1-6

這是首次接觸的UC系鋼彈作。小說沒看過,感想都來自OVA動畫。

原本聽說OVA要出六集,索性等它出全再認識也不遲。
看完第六集才發現完結篇延到第七集去了@@

不過到第六集為止的內容已經讓我看得滿意了,對於完結篇反而沒有過多期待。

畢竟只要人類還存在的一天,形成霸權支配有可能,消弭戰爭卻是不可能,遑論達成世界和平。戰爭是源自人的本性,「希望」更不能脫離人性。要是真把解決這一切複雜紛爭的希望純粹寄託在某個特定物件之上(故事裡是「拉普拉斯的盒子」),它恐怕擔不起。

不過我很欣賞第六集從伏朗托與米妮瓦的辯論,引出辛尼曼獲得解脫的這段鋪陳。


卡帝亞斯在第一集尾聲拋出整部UC的主旨:「只有人類擁有神,擁有超越現在的力量,那名為『可能性』 的內在之神。」這樣的概念似乎來自地球聯邦初代首相,也就是第一集開頭被暗殺的演說者。
 
伏朗托在第六集很貼心地簡述當前宇宙移民與地球聯邦的情勢走向,也提及最初吉翁與夏亞的理想──達成全人類的革新,最後才提出自己所期望(代表)的藍圖。
吉翁當年發表了新人類理論,夏亞承繼之並化為瘋狂的執念,他要將地球上的人類全都逼進宇宙生存以激發整體的革新、邁向全面的新人類時代。為此,夏亞試圖讓地球變得再也不適合人類居住,而朝地球做出巨大的無差別破壞。詳情是逆夏的劇情,UC僅扼要提及。

被稱為「夏亞再世」的伏朗托,則是打算讓早已自給自足的宇宙民掌握優勢,形成共榮圈,再將資源枯竭的地球孤立,放地球民自生自滅。和夏亞激進的思考相比,伏朗托的想法顯然是溫和而保守的。伏朗托說,這才是保住全人類的方法。

米妮瓦的質疑很精闢:地球民不可能安於弱者地位,必會激起好強的本能向宇宙民討回公道,紛爭以至於戰爭,都將永不止息。她還少說一點,那就是宇宙民即便順利形成共榮圈,內部依舊會出現不同勢力的劃分與鬥爭。

但是伏朗托點出一個很重要的關鍵,為什麼地球聯邦和宇宙居民兩方不可能對等共存?──因為要維持主從關係。雖然這表面上是著眼於經濟條件,其實已直接切人更深的精神層面:主體與主體之間,必然會出現使另一方臣服以證明自身存在合理性的主奴關係。這是個動態,主奴可能易位,更可能在改變型態後進入另一種階段的主奴關係,卻是不會終止的。這就是小至個體間的競爭、大到演變為各勢力所爆發的戰爭的人類本性。
「這不是好或壞的問題,只是人世的常理。」若不向壓迫的一方展現力量,就注定任由對方宰割。
至此,伏朗托在整個故事中體現了一種受到現實所侷限的思維。
米妮瓦的質疑,他其實是清楚的。但他此生所能做的,就是從地球民手中奪取優勢,鋪設出保住己方安泰的近程而已。

而米妮瓦,想來是個沒有實權的吉翁公主吧。

她在成熟練世的形象背後,仍保有一顆非常善良純潔的心,她有著不去硬性劃分宇宙民或地球民的胸懷。她要的是全人類共存榮,並相信這種可能性。所以她自詡為吉翁理想的承繼者,而蔑視伏朗托之流。但未來該怎麼做,她完全說不上來。
結果,現階段米妮瓦也只能期望「拉普拉斯的盒子」這不明又虛幻的物件所可能引發的革新。
她的藍圖也只能是浮泛的「比現在更好的未來」,有如在複頌人盡皆知的信仰一般。

公主對伏朗托的批評有理,卻無法提出更有說服力的手段。
當她掌有政治上的實權後,或許會更明白:要讓全部的人都確實朝向同一目標前進而不去犧牲任一方的權益,是多麼地困難。她若硬要為之,通常只能隱蔽心中的純真與良善了。
歷史上的人類,集體性地追求單一、具體而明確的理想,所迎來的慘例,多不勝數。
 

無論如何,米妮瓦深諳人性的黑暗,仍相信人類可以超越自己所劃分的界限以彰顯善意,是十分可貴的,也是UC故事所要讚頌的特質。

伏朗托則因為安於甚至有意加深人類之間的隔闔,而成為一個應該被克服的思維阻礙。但有一點不能忽略,伏朗托的藍圖是非常實際的政治考量。而且最諷刺的是,它其實真的很有可能保住最多數的人類,儘管它的內容是維持人類不平等的狀態。

說到人類的可能性,也許就會連想到吉翁所提倡的新人類(New Type)。然而至今也很難為NT下定義。在UC曆的發展中,NT指的似乎是人類腦波變革後具有高度直覺、三維空間認知能力,以及與遠方他人從心靈上進行溝通瞭解的能力(俗稱裸體聊天室)
UC主角巴納吉就是這樣的NT
 
人類成為NT,或許從生物意義上可以稱為革新,卻仍舊無法解決人們之間的紛爭。先不論這種強行窺探他人內心的行為是否可以容許,即便是「理解」了對方的心靈,每個人也仍然擁有不同的意志與價值觀,並且生來即歸屬某種特定的價值體系。因此能否在理解的基礎上,進而「認同、互相接受、彼此承認」,是更大的疑難所在。

巴納吉也在第六集感嘆:「人類就算能互相理解,想要攜手合作還是很困難的。」一如他理解了塔克薩和奇波亞對他投注的善意,卻無法改變這兩方互為敵人的事實;再如他理解了羅妮的仇恨,卻無法化解分毫;他理解了辛尼曼的為人,也無法助他脫離過去的傷痛。即使成為NT,人類依然是如此無力的存在。
 

既然如此,希望的根源──人類的可能性到底從何而來?
難道得要求人人都做到抑制個人利益和一己私慾,才能展現出來嗎?這不是UC的答案。第四集餐館的老伯即談到:「這一切都是出於拯救人類善意。無論是組建聯邦或移民宇宙,就跟想讓公司賺錢和改善家人的生活一樣。就算這被名為自私,但若連這層善意都否定掉,世界也就是一片黑暗了。」那同樣是人性的一部份,失去這部份,恐怕也無法稱為人。


對於這個問題,辛尼曼的經歷也許可以傳遞一些啟示。

地球聯邦是殘殺他妻女的仇敵,然而他也決非偏執的復仇鬼。公主所說的話,他理智上可以瞭解,立場上似乎也應該接受。但他就是無法揮別失去妻女的哀傷與悲憤。所以當辛尼曼目睹羅妮對地球民進行殘虐報復時,他內心很複雜──他當然不認為帶給別人痛苦可以令自己解脫,卻又不能不去宣洩他內心深沉的創痛:「那不是講道理就可以消除的……

帶辛尼曼走出過去的,是他視如己出的義女‧瑪莉妲。

在辛尼曼深陷悲傷之時,瑪莉妲以略微怯澀的聲音、第一次喚他:「父親。」恍惚間,辛尼曼看見愛女生前活潑的身影向他奔來,雖永遠不會奔到他跟前,卻笑得一臉燦爛。他如釋負重地回應:「給妳的最後的一個命令是...順從自己的心。」

這一刻,兩人之間,徹底捨棄了瑪莉妲作為強化人所依存的主從關係,也化解了辛尼曼心中的深仇苦痛。

那是即使包含了私心,也能穿透一切隔闔、互相傳遞而將人與人聯繫起來,非常純粹的愛。愛的盡頭,即是促使雙方將自身本質完好地發展。
 


其實在第五集的男女主角相會,也有類似的場面。就是米妮瓦相信巴納吉會接住墜往地球的她、而巴納吉果真應聲前來迎救米妮瓦的那一幕。這不單只是浪漫或誇飾的手法,而是要表現出他們之間心意相通所帶來的希望。那就是可能性之所在。

 

這是無論身分為何、身處何種時代、對世界影響力多大,只要作為一個具有人性的存在,就有可能觸及的力量。要克服現實與自我的阻礙去觸及它,說易行難。而且這關乎每一個體,無人可被忽略、也無法強加任一個體之上。如此還期望要對整個世界構成改變,更加困難。但不可置否的是,作為人,就會從各種角度去相信這樣的可能性。

能在主角之外的要角身上看到更加深刻的描寫,讓人欣悅UC是如此值得一探。
 


以上是OVA劇情方面的感觸。
小說共十冊,動畫化礙於集數應該刪改了小說不少內容,運鏡再順暢也仍感覺部份情節有點跳躍或過於省略。
不過就目前為止所看到的劇本,UC也已堪屬良作。
 

OVA在動畫呈現方面更是直達神作等級! 

畫面除了在寫實風格中極精緻的分鏡和運鏡之外,所見特色大略如下:

1.      優秀配樂構築出流暢悠揚而氣勢恢宏的敘事節奏
(OST插圖)
配樂由澤野弘之負責,其磅礡大氣與素材切題性自是不在話下。第一集尾端獨角獸鋼彈昂揚登場,其所踩踏的頗有可能性意涵的階升音律,立刻化為本作最具代表性的旋律。每集的重點配樂更不斷推陳出新,越關鍵的場面,配樂越加動人心弦。搭配古橋監督的精美畫面,只管教人看得醉心。
 


2.      以大量擬人化機體來描繪戰場上的殘酷

現今動畫受到制約必須避開血腥鏡頭。UC故事中的無數死傷再逼真,也得技術性迴避。
被赤裸裸呈現的最多就是塔克薩被新安洲蒸掉這幕。

不過UC轉念牢抓人形機體的優勢,賦予這些機體彷彿人類般的肢體動作。這不僅反映在機體行動的敏捷,更顯目的是當機體受到敵方攻擊時的畫面:
比如遭到敵刃串燒後,機體還會陣陣抽蓄。
比如被切片後,那赤紅的斷面彷彿發燙的鮮肉。
比如頭部或其他肢部被破壞時,噴灑出來的機油(?)簡直就和鮮血的質感沒有兩樣。

這些略添誇張要素的呈現,目的無不是想將戰場上的殘酷面貌呈現給觀眾,即使只是金屬物件的崩解,也被因此描繪得衝擊性十足。


3.      寫實之餘也技巧性地保描想像空間的描述手法
 
有時動畫會出現聲音(配樂加配音)和影像錯置的情形。

例如利迪向米妮瓦求婚遭拒。當兩人的對白透露這段情節時,利迪像在宣洩情緒似的正騎馬奔馳,米妮瓦眼神冷毅地佇立原處。米妮瓦的旁白並沒有直白答覆,不過看這兩人稍後的反應,便明白答案為何。

又如米妮瓦和瑪莎談判破裂。起初兩人會面是用直描的,動畫卻並非一路直描到她們會談出結果。鏡頭後來只聚焦在地毯上的玻璃碎片,立於原處的米妮瓦神情肅穆地獨自用餐,旁白則是瑪莎在單方面表達遺憾,此時又安插一格盛酒的玻璃杯被「憑空」摔破的畫面。這些使人立刻瞭解談判後半段究竟是怎樣的場面,以及米妮瓦不屈服瑪莎的魄力。

諸如此類,動畫並不平鋪直述式地將一切情節都攤明,而是適時運用這種錯置手法,讓整個敘事免於單調,不過於抽象,又有想像空間,是其高明處之一。

 
4.      神情描繪與角色塑造

最讓人驚艷的,是整部動畫對於所有人物的眼神和嘴型變化都有很細微的關注,為的就是要刻劃個別人物纖細的內心表述。

更厲害的是,連配角或乍看不重要的角色們,也都享有這般活生生的待遇。越是重要的角色,變化當然也越細膩。

公主米妮瓦高貴優雅的氣質,就是最美的例子──明澈眉神、櫻桃小嘴、微幅卻氣場飽實的行為舉止──以至於第四集就算沒畫出她用餐的過程,只需要老伯旁讚一聲「吃相極好」,觀眾也完全可以想像得到那畫面是多麼賞心悅目。這不可不謂人物刻劃的成功。

還有用在像艦長與船員之間深厚的共生情誼,也是無比適切。因為邁入青壯年甚至中年的人,經常受制職務關係或身分立場,很多情緒是不會像青少年般直接鮮明地表達出來的。此時眉神更顯其重要。

比如辛尼曼說錯話被小毛孩狠狠教訓時,船員認同小毛孩作法,當下眼神亂飄,放辛尼曼自食惡果,那種棄置不管的嘴臉,反而頑皮地體現出他與辛尼曼深厚的交情與關切。

又如擬阿卡馬號上,溫吞的米達斯艦長決定驅逐新吉翁人馬時,前列作業員默默以姿勢和眼神表示痛快與認同,看著很是菀爾。

 
其他無論是情感表達很激烈(羅妮和安傑洛)、富有人情味(與俊美無緣的一票叔伯婆嬸)、沉靜銳利的反派(伏朗托和瑪莎)或是背負悲情設定(瑪莉妲和利迪)的角色,動畫一概不吝嗇,每個人的五官和動作都有著非常細緻的描寫,構成了UC精彩的舞台。

就算只有描繪手勢,也可以對應手之主人當下的心境。

在第一集最後,卡帝亞斯將巴納吉的手覆上獨角獸儀板時,那陣徐緩絕非純粹基於卡帝亞斯身負重傷或重力原因,更是基於卡帝亞斯將可能性託付給巴納吉的希望之情,以及蘊藏著一名父親將此生未能窮盡的愛投注給愛子的遺憾。

這樣的用心,甚至還擴及機體的動作層面。擬人化機體,不只有毀於戰場時仿若真人,亦能在人物溝通情感時以金屬物件的運作來傳遞那份生命力。

比如辛尼曼迎回瑪莉妲時,報喪女妖向前踩了一步,接著無力地屈膝跪地,正是表現出駕駛艙內瑪莉妲想回到辛尼曼身邊的渴求。

又比如巴納吉在地球上空接住米妮瓦,獨角獸鋼彈伸手的動作極其細柔,手指將米妮瓦包覆起來的小心翼翼中滿是呵護憐惜之情。
 

劇本對於角色的塑造已經頗為出色,再結合動畫精良的製作品質,造就了動畫呈現方面的漂亮成果。

 
 

最後就是細數一些個人頗有印象的角色。

 
伏朗托:

最喜歡的UC男角。
有「夏亞再世」的稱號,但只有聲音是正牌夏亞。
性格設定再加上池田秀一那無論何時也過度驚人的冷靜語調,卻又總在沉著之中滲入幾分向現實妥協的無奈感,相當迷人。

就恐怖份子來看,這反派當得不太像反派。只是觀眾可以預見他的信念不久將導致戰爭再起,而被(米妮瓦)劃為反派罷了。

他在設定上是UC最精銳的戰士,戰場上的神勇與自信,與談判桌前的沉靜,也形成一種反差。
雖說他自命為宇宙民總體意志的「容器」,而他的政治理念和策略據說是來自什麼國防部長,但他既然甘於為此賣命奔波而未有過太明顯的動搖,他自己應該也是接受這一套理路的。他理智清晰又條理分明,顯非愚昧之徒。只是他的接受大概來自妥協,才會在義正嚴詞之中帶有無奈感;又或許是他身荷過重的負擔而疲於這份不自在吧。

最吸引我的是他所張揚的理念之中,其實隱約能感覺到他的行動根源,多半也是出於有想要守護的事物,所以才會認同這麼保守可行的策略。至於他要守護的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但起碼會是包含了安傑洛在內的事物吧。

還有,他其實很不甘孤寂,渴求著知己。所以他數度積極拉攏巴納吉,只因認定巴納吉正處於他曾立身的岔口上。第一次在新吉翁殖民衛星中的拉攏還帶點說理成分;第二次在擬阿卡瑪號的格納庫中,則明顯含有他個人的私情。

我喜歡他這份隱而不沒的柔軟與柔弱。伏朗托,你明明不是容器,你是個有血有肉有靈魂的人啊!

 
 

安傑洛 

不是衝動就是激情,全作個性最簡單易懂的角色,宛如毒玫瑰般充滿不安定與危險性,卻因此具有稍許狂亂之美。與其將他定位成伏朗托的狂信者,直接理解為他一心愛著伏朗托還比較乾脆。

伏朗托會放這樣感情用事的軍人在身邊,甚至可能是唯一的親信,也許正因為明確感受到他那專執的崇慕吧。安傑洛一定不是把伏朗托看成容器或什麼夏亞再世,伏朗托就是伏朗托。

 

瑪莎

UC中最具反派姿態的角色,經歷家族慘劇又不得勢的她似乎憎恨著世界,揚言要向男性邏輯所支配的世界報復。她好似在為女權革命代言,其實更像被權力慾所吞噬的修羅。在OVA成功的畫面呈現中,她僅憑一雙狠辣又老謀深算的目光,穿透螢幕盯著觀眾就足以令人發寒。

 

亞伯特

大半時候是一副汲汲營營又推諉塞責的的懦弱貌,其實也有常人的纖細情感,包括父親偏愛異母弟弟的憤慨、以及對長期所處的戰艦成員產生聯繫感。

他缺乏主見而依附於瑪莎,扮演奴從般的丑角,又因弒父而困於罪惡感。但他並不是心死之人。他對普露十二號動心,想要出力保護她,更不願失去她的那份意念,還滿讓人動容的。

 

瑪莉妲

無疑是本作悲情感塑造最深刻的角色。動畫已經將她的遭遇呈現得很委婉了。或許是辛尼曼救贖了她,所以她在保有意識的情況下,始終能堅持騎士般崇高的守護者本性,與人們持續著溫情體貼的溝通。她深得米妮瓦的信賴,也像大姊姊般十分照顧巴納吉。

她是我在UC裡第二喜歡的女角。特別欣賞她堅持保護公主殿下的赤誠(花)

 

羅妮

家人被地球聯邦所殺的她,是受到憎恨支配,也受父母理念所左右的新吉翁士兵。配音聽起來就是個陷於迷途的無助孩子,一看CV竟是伊瀨茉莉也////////

另外也很喜歡她駕駛的尚布羅,如海怪般給敵方帶來強力而恐怖的打擊,讓戰場驚險萬分。

 

巴林尼亞

擬阿卡馬號的副艦長,整艘船的精神支柱,行事果斷又富有人情味,經常一邊指正溫吞的艦長又一邊深切地關心艦長。是我最喜歡的UC女角~(滾動) 
 

UC裡頭艦長級人物都充滿魅力,擬阿卡馬的米達斯、葛蘭雪的辛尼曼、德隆貝爾的布萊德,都是很好的人啊~其實UC的大叔們都被寫得非常溫柔!!

這個地聯同胞也聞之色變的ECOAS司令,同樣很體諒初識的巴納吉,甚至甘為他送命......巴納吉這是何等威猛的大叔緣?

連伏朗托也對巴納吉猛放電(安傑洛因此對巴納吉恨意滿點),在緊張時刻這種互動感覺很脫格啊XDDDDD
 

人性的善意往往被世界扭曲,但也無非就是人性惡意造成了世界的扭曲。UC在後者多半是以UC曆的歷史事件來表徵。結果汙穢的大人們在UC正劇中都躲得老遠,只推出滿面陰險的瑪莎當代表,敵對陣營的伏朗托則壞得很不徹底,感覺是否有點失衡呢?(笑)
  

最後不得不提作為第一和第二男主角的,巴納吉與利迪。

老實說,會吞UC的主要動力是衝著內山昂輝的主角役。

沒想到這主角在前期走電波路線,連聲音也很電波………前期他最明確的意志就是『我對公主一見鍾情我想為她而活這樣我才是存在的』,搞得整部標榜偏寫實風的UC故事中,最不寫實的就是主角。

不過這也是出於他的個性設定,再者一名沒有家人又沒有人生目標的少年,會感到自身與周遭有股疏離感,總還算合理。

他雖然一度無病呻吟,更不願擔負持兵器害生命的罪責,但他並沒有拒絕和旁人多方接觸。所以對於那些隨著兵火出現在他身邊的人,他依然感受得到他們的善意、也願意去體會他們心中的悲苦。

這並不該全都歸於NT的威能,主要還是出於他善良純樸的本性。

他和辛尼曼之間的衝撞和談,是UC中極富意境的片段。(話說巴納吉徒手攻擊力超弱XDDDD

他雖然開著一台外掛兵器,也始終不傾向任何勢力,而是堅持身為平民百姓的立場,吆呼著人命可貴、戰爭應該消弭的原則。

他唯一具體的戰鬥理由,就只有保護心上人而已。始終秉持初衷的他,依循獨角獸的指示,尋覓這場爭鬥的終點‧拉普拉斯的盒子。

他從一個徹底普通人的立場和祈願出發,途經成長,也未完全迷失自己。這主角雖不免天真,在故事中的描寫還是滿紮實的。

而他一方面堅持「奧黛莉」是米妮瓦最真率的一面,另方面也並不否定米妮瓦的身分立場,從未加諸別的觀點來束縛她。『和這個人的心繫在一起,我能活得更自在』,或許這就是米妮瓦始終傾心巴納吉的緣由。


相較之下,利迪對米妮瓦的愛意太過單方面而自我中心,非但徹底否定了米妮瓦一生懷抱的理想,還妄加桎梏於她。
 
(利迪的愛馬超溫情ˇˇˇˇˇ)
這個彷彿錯生為羅密歐而朱麗葉偏不理他的地聯王子,算是一頭熱到自釀悲情的人物吧。

如果內山昂輝的巴納吉是電波系,浪川大輔的利迪在前半段就是浮游系,聲音和角色幾乎沒合在一起,飄得可以了。直到他對米妮瓦大喊:「妳想獨自和整個世界對抗嗎?!」才開始完全切合角色,而那時利迪正被米妮瓦發好人卡。利迪黑化後,浪川反而配得更順暢,豈不是更添悲情XD||||

按照劇情,利迪對巴納吉越來越嫉恨。
然而動畫所描繪的利迪,其實對巴吉納抱持著一種近乎「又愛又恨」的情緒──孩子你那個愛的成份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究竟是我漏看某個環節,還是死大腐的糟糕魂外洩?又或者利迪始終是個無法黑化得透徹的老好人呢XD?
一切果然還是得要第七集才會揭曉吧~(動機已經完全偏離啦囧!)

希望第七集OVA可以將UC順利收尾。若是長度不夠再增闢集數也沒關係(淚等)畢竟劇情內容是才是最重要的考量。



題外話,有點微妙的是,UC引起我有興趣進一步認識UC系列的對象,不是初代鋼彈和相關後作,而是號稱所有鋼彈終曲的Turn A………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