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ER X HUNTER新版獵人39-40 + 獵人Vol.30


新版獵人39-40

友客鑫篇開頭還不錯看。
 
首先酷拉皮卡的畫法有點向舊版靠攏。

澤城美雪的配音風格果然也順勢調整了不少,從來沒這麼像我所熟識的酷拉皮卡過(以前就是大家閨秀在說話……

因應友客鑫篇的題材和氣氛,畫面的質感和色調都有適度調整,不用擔心會是鯨魚島那種天海一色綠一片的的單調色塊。一直都覺得新版這種靈活應變很棒~

獵人第二官網已經放出要製作劇場版《緋色幻影》的消息,似乎是經過原作者把關的原創劇情。劇場版內容和酷拉皮卡的過去息息相關,試想一下故事情境,可能和友客鑫篇裡酷拉與旅團對峙的凝重感不會相去太遠。目前新版友客鑫篇可以算是初試啼聲。












回到39

這集故事步調也是照新版自己的主意走,額外新編不少。要適應下列兩點:酷拉不會坐火車(from舊版自白不會買車票)所以酷拉和旋律邂逅方式不同;達佐孽不會彈鋼琴,所以危險的面試中沒有那首優雅中引入幾度高潮的鋼琴曲作配樂。
前半段是在仲介所回溯酷拉的念能力修行,和第30話的原創銜接。酷拉被痞子師父欺負很不甘心,想要變得更強。這段也有新增許多更細部的畫面。

話說師父有名字耶(大驚)他叫水權(ミズケン)。
 
修煉部份到酷拉提出想具現化鎖鍊就打住,沒有像舊版那樣原創出酷拉在深層意識中提煉出對報仇的執著,最後修煉有成卻跟富奸的設定不甚相符。
 
新版還是有原創。

首先酷拉聽到人體收藏家很激動,反應大得連仲介人都吃了一驚,這樣的酷拉好不鎮定呀。

仲介人(CV澤海陽子)說話滿好聽的,陰沉詭異卻又很有人情味。舊版裡這位女仕的中配是魏晶琦(同時也是小傑的CV),那種慵懶帶點銳利的中音也很有韻味,現在也記得很清楚>/////<
 
酷拉離途中和旋律擦肩而過。旋律的聲音(CV富永みーな)輕柔柔的,和舊版凱凱姐配旋律的感覺很近似。

接著中間一段都是原創,把酷拉未來的工作夥伴帶過一遍。

費婕的片段很好玩,她原本就是幹保鑣的活,但退敵方式太熱情經常把雇主嚇跑XD

配合芭蕉的俳句能力,BGM偏日式古典風,反而讓芭蕉感覺有點像忍者。

面試宅邸。

史庫瓦拉養的一堆狗。

達佐孽的CV是子安哥,第一印象就適合得讓人喜出忘外,黑道幹部的骨子都出來了~~
話說還是很想聽他彈琴啦……(拖走

窟廬塔族的眼球。








上一集預告哪幅不挑偏放這幅,會誤導人。這集酷拉皮卡的作畫品質其實都滿好的,幾乎是目前為止畫得最棒的酷拉特寫,偏偏就在最後這一刻崩掉,還專挑火紅眼崩壞

有部份同好分析酷拉在工作過程中發覺這位名義上的老闆也只是純真無知的小女孩,因而漸漸地和她培養出不錯的主從情感。個人還是對此抱疑,再怎麼說酷拉對這些人體收藏家可是厭惡得不得了啊……


39集能聽到很多首新BGM,好壞參半。印象最深的是強調緊張氣氛並且採用重音樂的一首曲子,可惜一長編得又不夠流暢,聽起來不免嘈雜。
和旋律邂逅時的那首長笛曲倒還不錯,感覺新版音樂製成比較擅長這類小巧柔和的作曲。
綜觀BGM還是差強人意,不過從這一集視覺和聽覺的呈現,又再次感受到新版各方面的用心。新版給我最大的體會,大概就是能力和努力是值得分開評價的兩種領域吧。

後面小百科也很努力淪陷了 * A*)+

奇犽小傑你們在幹嘛嘛嘛嘛嘛嘛(炸掉)

而且有酷拉!後面奇傑贊說師徒有緣,酷拉一旁聽著偷偷害羞。不過水權看不到了XD

40

這幾乎是酷拉首次身陷激烈戰鬥中。前兩次對上西索都只有備戰狀態,打喳唬和兇貍狐也是一擊KO然後他不會坐火車所以覬覦他執照的只有師父水權沒有閒雜人等給他治退。
 
酷拉甩鍊子的超帥鏡頭O//////O

雖然華麗感不比舊版,速度和力道倒是大勝,看起來是很有魄力的招式,近身戰動作也流暢,看得滿過癮的。
另外,水權當初是用看不見的子彈襲擊酷拉(不知是念能力製成還是受到念能力隱藏),修行時酷拉想必有接受大量防彈訓練。現在擋這些肉眼可見的普通子彈就顯得輕而易舉。

新版的芭蕉畫得特別俊美~

亮招式名的畫面還變成水墨畫,製作組對他很有愛(笑)

唉呀呀,管家終究還是逃不了劫難,而且死相很好笑|||||||

在新版畫風下,費婕原本的艷麗中又多出幾分可愛姿色。而且新版對費婕多些描塑後,個性感覺比第一印象還要更開朗,而不是像舊版那樣走妖媚路線(還想要誘騙酷拉XD

史庫瓦拉的下場更慘w

酷拉、芭蕉和旋律都嚇傻了XDDD

芭蕉話多,倒還滿善交的,很快和旋律還有費婕談開。這是所謂裝熟魔人?

只有酷拉拒絕不必要的結識,只願基於正式的工作而結夥。

面對新版酷拉這種預期中的劇變,真不知該欣慰還是慨嘆QwQ

39是目前唯一一集主角沒有露面的,這集奇傑忍不住在最後搶點鏡頭。兩人正航向友客鑫市,期待著與雷酷期約之會,還有在新城市的不同體驗。

揍敵客家專用傳信鷹。

看到這麼有精神的奇犽大人我也忍不住期待了>/////<
 



獵人 Vol. 30

封面是十二支背影。回數從說好很久的311開始。人類和嵌合蟻的對峙到Vol.30結束,梅路艾姆和小麥互許共赴黃泉。這是獵人中的神集。

光是那精美的背景就可以讓人看得很感動啦~

感想其實都隨著連載寫過,沒力氣再重新組織一遍。於是對整體嵌合蟻篇的感想,我直接把舊窩的一段感言搬來。當時是寫在337觀後感,嵌合蟻篇到三十集還不算完整落幕,不過衍生的會長選舉和揍敵客家族內鬥兩波事件,已經不干嵌合蟻太多事。三十集也有重生的凱特,又正好有伊加路哥首度鄭重的反思:「人類和嵌合蟻完全沒有兩樣。不,人類比嵌合蟻還殘酷。」其實那一大段感言擺在這時比較合適(以下只刪掉無尾熊三個字):

整個嵌合蟻篇最大的主題,可能是在提問:究竟在什麼程度上,新型的嵌合蟻可以稱為人?或者說,人何以為人?

至少在獵人裡,這一世為人,下世可能會變成蟻人。至於其他世會不會是動物、甚至是路邊草,目前沒在故事中明確看到這樣的思路,也沒有特別否定的跡象。

人特有的靈性與心智,除了異常濃烈的情感牽絆,無邊無際的求知欲,知識傳承與永續發展的驚人能力,也突顯在這回漫無分際的反身思考。

若要問我們的主角小傑,由於他從小就能和自然萬物溝通,那條分界原本就很淡,幾乎不是質的區分,可能只是靈性程度的多寡。小傑對尼菲彼多的復仇就已經是將彼多視為與人類對等的存在,而不是懷著滿腹怨氣將之撲滅;他是在期望彼多以自身意志做出回應的前提下,對彼多憤怒叫囂;他拿人觀道德感質問彼多,最後卻也接受彼多非常人性化的理由;甚至還和彼多做約定,要求彼多遵守。

一般的動物不會言語,嵌合蟻則會依自己的智慧去使用語言。

第一代混入人類基因的蟻后不會說人話,但發號司令的內容依著人話邏輯。她也對於下一代嵌合蟻的言語能力感到不可思議,甚至覺得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或多或少也是基於人類成分在作祟。蟻后早先萌發的思索,貫徹了整個嵌合蟻篇章。

梅路艾姆在策劃王國大業時,曾經認為要消除嵌合蟻那種模糊不明的自我意識才能進行終極的生物統一。然而「消除自我意識」和「進行生物統一」的想法本身都是自我意識的運用。從他臨終前的言行足以相信他最終想法已經轉變:他寧願和一個徹底身為人類的生物走向生命的盡頭。

先不說其他各嵌合蟻的發展,也不提性格的區別,三位強得可怕的蟻王護衛軍,除了生而具備的護衛本能之外,也都有很大成分的自我意識和反思能力。

尤匹為體會戰鬥的高妙境界,不再單純為了護衛而行動,會逕自挖掘屬於自己的戰鬥美學。

梟亞普夫對蟻王激進忘我的崇慕,很多成分仍是以自身慾念為出發點。視蟻王為絕對優先是天職,但對於蟻王的「讚美」感到歡愉,甚至想要獨佔這樣的享受,是由於個體自我受到肯定所致。

彼多在小麥身上認知到蟻王之所以為王,不該只基於生來注定這種自然律則;之後他更對小傑說:「因為你接受了我的要求,所以我至少該對你坦白。」這也是彼多第一次把人類當做對等的存在所做的溝通。

自我意識也許不是人類獨有,但是對自我意識做出深刻的反思,進而使得反思主體的行為遠遠超出本能所界定的範圍,卻是人類的特長。

至於嵌合蟻是否比人類高等、是否就是人類的進化,也很難樂觀地去做肯定。人類之中自然出現怪物等級的機率非常小,所有蟻人都比普通人類的天生體能要更加強化無數倍。但是牠們對本能的順服和不可抵抗性也比人類重上好幾倍,包括無法對蟻后、蟻王的指令抗拒,又可以理所當然以人為食。當他們確保人性、甚至找回前世為人的記憶,將因而更加痛苦掙扎。他們可以憑著模糊的自我意識,去選擇要更傾向人類,或是更傾向原始的嵌合蟻。

更傾向人類的嵌合蟻,和一般人類在實質上大概真的沒什麼差別。無論做哪一邊,選擇都是負擔。伴隨自我意識而來的自由,很沉重。瞭解到這種沉重和困境,才可能突破無奈的因果循環。

如果最清晰的自我意識和最淡化的生物本能使得人類夠格稱為最高等的存在,意味著人類有最大的自由去做這樣的選擇。反過來說,當人類選擇不去正視人性、不去進行任何反思的時候,將會連動物也不如,所造成的毀滅性不是空泛的預言,早已超越所有生物的記錄。


嵌合蟻從生存、殺戮、求存、產生意識、做出選擇的鏈鎖開始,不斷在挑戰人類與嵌合蟻薄弱的分界。其實嵌合蟻之所以漸露醜惡心性,是由於體內人性作祟;或有嵌合蟻言行趨於人類規範的軌道,也是因為喚回了人心的良知。
與這條脈絡對比的是更大的歷程,那是在311攤開來的人類文明所踩踏出的污穢足跡。
富奸正央寫下了盡善盡美的註釋:謂生命者,惟擁日曦、后土、詩賦足矣(命など、陽と地と詩とで満たされるほどのものなのに)。詩是關鍵。真正的詩,就是人性反思的實踐智慧。

看連載情緒隨著頁數限制展露得比較斷續,收得也快。當時眼睛出水只有小麥回應梅路艾姆的情感那一幕。

現在集結成單行本,故事一氣呵成,讀者一直飆淚。重看一遍,印象依舊非常深的部份大約是下面幾段: 


龐姆叫梅路艾姆不要下跪。
這段龐姆很情緒化,但那是因為她想遵守和友人的諾言、達成使命的決心都很堅貞,然而又清楚感知眼前的蟻王只是想要和朝思暮想的人度過餘生,甚至連身為王的尊榮都能捨棄。她因此陷入萬般掙扎。龐姆的感情豐富纖細,也很理智,而不是生作貫徹目的的機械。她懂得這份人心最純粹原始的執著和渴求,是一條生命最後也最寶貴的尊嚴。那是嵌合蟻的王,是立於一個有靈族群頂點的真正王者。她身為人的精神從根本對眼前的敵首升起敬意,身為嵌合蟻的半邊本能也為這名王者的純淨靈魂俯首稱臣。
梅路艾姆則是認識到對方作為人類的價值和小麥相同,願意拿出對等的誠意交談。
誓不兩立的雙方存在,在赤裸出自身最脆弱又最堅強的心靈之後,互相達成了最激盪也最清淺的良性溝通。
人類和嵌合蟻的戰爭結束了。
至於龐姆命很硬和蟻王共處一小段時間也不吃薔薇毒的問題就先擺一邊去吧。



震撼的九頁連黑。
知道這段過程的不只是讀者,還有龐姆,用她的千里眼見證到最後。翻了實體書就更能感受到這整片烏黑的衝擊和富奸的膽識從何而來。一頁頁的沾手油墨,一步步靠小麥獨力排出的軍儀(梅路艾姆已經失明癱瘓、無法下旗),一聲聲不曾間斷的互相呼喚,一字字都是兩人為此時此刻而存的銘鏤誓言。
當梅路艾姆想起小麥時,就不再用「朕」自稱。重回棋盤前,他和小麥約定贏棋就要小麥直呼其名諱。他最終也沒能贏小麥。
在黑暗中,唯一空白的對話框,描繪出在生命盡頭對一個盲女不斷撒嬌的一位蟻王。他坦承和小麥的競賽是徹頭徹尾的輸家,而小麥當然會安慰他,開心地告訴他棋局還沒結束;他想要由小麥來碰觸他,因他再也無法自主去感知小麥;他想要確認小麥會遵守諾言,不是陪伴他臨終,而是陪著一起死亡,如此,才能在同樣的地方相會。
最後,他有生以來首次打破自己以王之名所做的約定──就算沒贏,也想要聽到小麥叫一次他的名字。
『最後…………叫我的名字好嗎?』

『梅路艾姆。』
黑暗的九頁隨著這聲呼喚迎來跨頁的明亮。
一名少女懷中臥著一具衰竭的身軀,畫面滿是薔薇之毒侵蝕兩條生命所帶來的汙黴。作畫物件是生命衰竭和劇毒肆虐,整幅畫面卻又十分柔和、耀眼。
梅路艾姆,你的名字,是溫暖的光。


無法直視;眼前好多水,無法直視啊。
新版動畫,千萬拜託一定要做到嵌合蟻篇...!!!!
至少要做到這一幕啊啊,後續想打住請便……(喂主角還沒復原
然後要命的鬼才富奸你什麼時候復刊啦TT

繼續是蝦子的部份。

布羅布塔回到故鄉。
蝦子和章魚戰鬥時被章魚放生,蝦子隨後人性復發,為了還人情就帶著小女孩蕾娜回鄉找媽媽,同時也察覺自己可能前世是NGL居民。變成怪物的他不奢望能回到人群中,但是小小的蕾娜用她小小的手拉住了布羅布塔,留他一起吃飯。透過溫暖人情找回歸所的感動,汗一般地滑落蝦眼。
 
最後的理所當然。

奇犽決定要自己救小傑。
奇犽很介意小傑貫徹堅持獨力打倒彼多、而不是和他一起對付彼多這件事。

其實就是因為對彼多私仇過深,以小傑的性子,他更不會把別人牽扯進來。這是他自己要負責、了結的事,遠比任務還重要。「我們走吧。」對小傑來說,奇犽只要能一直看著他的行動就夠了,而這個旁觀可是攸關性命的。另一方面,奇犽是最能夠幫他踩住煞車、阻止事態惡化的人;接連兩次盛怒中,他能清晰地接收奇犽的話語,無論小傑心底有沒有這層認知,他對奇犽的信賴都是很深的。對一個好友做出『請陪著我』這樣期許,已是情深義重。

「我還是希望你說,『我們一起打倒他吧』……奇犽希望的卻是小傑連那份滿腔恨意都一併與他分享,想讓小傑的執念能融入他的存在,盼望著小傑將他的性命和牽絆愈在危墜時刻愈要放上同一只秤錘。這已經超越小傑心中所認定的朋友界限。我想,也超出了情感正常的少年所認定的朋友界限了。奇犽不說,小傑不會知道的。小傑向來對人事界限分明(當然是以他自己的標準去劃定),如何想得到呢?

到了「最後」,這層想望奇犽也沒有說出口。奇犽是那麼溫柔,深知小傑的心理認知和他有別。
恐怕要等到奇犽能夠鼓足勇氣與覺悟,向小傑坦白這層心思,他才能再次和小傑了無隔閡、再次展開出生入死的冒險吧......



6 則留言:

  1. 老實說,我比較期待GI篇,但是他超短的,我本來還以為很長的說。
    還有,我比較喜歡約克遜這個名字,友克鑫怪怪的(笑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新版的GI篇值得期待。短是因為節奏輕快,總比拖泥帶水來的好。
      友客鑫是臺版正式譯名,從以前就用習慣了。當然你有自己的喜好也無妨~
      話說墨私心更想推英譯的"York New City",簡明的神翻譯啊~~~

      刪除
  2. 蟻王篇真的非常感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蟻篇動畫大部份也都詮釋得很棒,大推動畫版

      刪除